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国内 >

王俊煜的再出发:用兴趣讲故事的轻芒还有多少

2017-10-10 16:04 来源:  作者:
  次点击

 

  搜狐/吕林轩

  趣缘已经成为挖掘人们关注点最为重要的一个切入点,基于兴趣的社区、讨论组甚至垂直化的应用程序层出不穷,对于内容而言,基于数据引擎的各大资讯类平台都试图通过用户的使用习惯来智能推荐用户感兴趣的内容,以提高用户的停驻时间和使用粘性。随着轻芒杂志的出现,或许这样的内容平台又多了一个。

  轻芒的创始团队算得上明星阵容,在豌豆荚归入阿里团队之后,王俊煜和他的团队投身到他的第二家创业公司,就像豌豆荚试图建立人与有趣的程序之间的连接一样,轻芒试图建立人与有趣的内容的连接。

  技术、人工与轻芒,王俊煜心中的内容市场

  对于内容分发市场而言,最早的四大门户,到后来移动端今日头条异军突起,前几大资讯类app在市场份额和内容版权上都已经有足够的积累。轻芒似乎走向了一个不一样的出路。“高品质内容的分发还没有人做,这块市场仍然是空白的。”王俊煜对市场有这样的判断,基于这样的战略思考,轻芒注定从结构和设计上都与今日头条等平台有着巨大的差异。

  然而王俊煜对轻芒的定义更加清晰,不同于今日头条对自己媒体属性的否定和对技术属性的强调,王俊煜将轻芒定义成一家媒体技术公司。整个公司位于东四的一个三层的小胡同,团队人员构成体量依然较轻,并且并没有专门从事内容编辑的岗位。王俊煜认为媒体与技术并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我希望用户依赖我们来获得关于兴趣的,高品质的,跟他的职场可能有关系的,这当然是媒体的一个属性。但是另外一个角度,我确实没有雇佣大量编辑记者,没有雇佣大量作者。我们会有一些人工干预,但我们确实没有用很人工的方法来做。从这个角度讲,轻芒又一定是技术的。”

  王俊煜坚称自己不是一个技术原教旨主义者,他认为人工或技术都是为价值观和商业用途服务的,轻芒的选择是为了向用户呈现高质量的内容,由此做出的选择。“我其实是不太介意人工和机器之间的界限比较模糊,关键还是你最后想给用户提供什么东西。只要能提供这个东西,我认为就是好的。机器起到的作用是广度、自动化、速度,这些是人做不到的;人能够提供 Inside,能够提供见解,能够提供洞察,人可以教机器这件事情,人也可以提供品位,提供审美。这些都是要教机器,机器可能现在暂时学不会,或者学起来成本太高,那我们就直接动手做。我并不反对人工干预。”

  如何形成用户的长远价值或许才是王俊煜跳出“技术-人工”二元论之外的思考点:“头条的同学也在担心,用户看腻了怎么办。(用户)受到反复不断的刺激,这个刺激会慢慢减弱。你在给用户推送的故事里面能带给他什么,什么是更长久的价值,这个用户才有可能跟你走的时间会更长一点。”

  兴趣与卡片的结合,试图还原内容质感的轻芒

  如果你是一个重度猫控,或是咖啡爱好者,或许轻芒会成为你最对味的一个程序。目前整个轻芒APP以兴趣为分类方式,共收录了400+个杂志,基本家居、时尚、美食、艺文、涵盖了常见的兴趣分布,当然如果你的兴趣实在是太独特,你也可以一言不合地定制杂志。由于可以选择的兴趣分类其实非常之多,轻芒也设计了一个精选杂志,用时间流的方式聚合你各个兴趣杂志中最精华的文章。

  兴趣成为阅读内容构成的根源,王俊煜的团队围绕兴趣的算法优化做了非常深入的探索,比如兴趣的分级,王俊煜表示现在最多应该能到四五级:“拿咖啡举例子,星巴克是咖啡的次级,但是如果咖啡到意式,意式再到卡布基诺,意式还可以到拉花、浓缩,都是算法算出来的。”

  在王俊煜看来,兴趣是超越人类学对用户的一套划分标准:“本质上来讲,我们不以精英和大众,或者不以小众和大众来划分,我们划分的是所有人身上他追求兴趣的那一面,他追求更好的生活的那一面,追求更好的自己的那一面。”

  轻芒从软件层面来看,设计理念是以杂志为基本单位,一个兴趣对应一本杂志。王俊煜认为每个人的兴趣在某种程度上不那么实用,不那么资讯,不那么强时效性,但却足够让人愿意投入时间。

  上下滑切换文章卡片,左右滑切换兴趣杂志,界面UI设计留白非常大胆,以此来突出内容,让用户拥有更加沉浸的体验。在与王俊煜交流时,他甚至提到了轻芒在排版时还会考虑到用户的阅读节奏,中间时不时会穿插图集或资讯链接,这样的理念与一本杂志的组稿非常相似。

  而对于内容质量而言,王俊煜表示轻芒的目标是让用户有收获,在算法推荐上,阅读率成为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他代表着用户认为这篇文章有价值。阅读率是个综合指标,读了多少,停留了多长时间,划了多少重点,这些比点击率更有价值。

  在使用轻芒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轻芒的内容构成更加偏向严肃、深度,同时又因为贴近兴趣,因此反倒愿意花时间去投入。内容上,轻芒反对标题党、反对质量的低劣、反对内容的垃圾化、反对胡说八道。但正如王俊煜自己坦承的那样,真正要实现这一点在算法上很难,而目前轻芒正在一步步地抵达。

  另外,轻芒并没有设置搜索入口,这一点对于一家内容平台而言其实仍不够完备,建立人与内容的连接,尤其是通过机器建立的这种连接应该是低成本、无边界的,如果缺乏搜索入口,相当于用户只能阅读推送的内容而再难拓展,对于一个已经有430万+文章的轻芒而言,这相当于只给了使用者沧海一粟,尽管或许在轻芒团队看来,这些内容已经是用户所不可能阅读完的了,但是作为一个内容平台还是应该给予用户突破自建“茧房”的突破口。

  轻芒的笔记功能:记忆外包是否能够成为可能?

  作为内容聚合类的资讯阅读类软件其实并没有完全让我眼前一亮,真的让我觉得有与众不同的是轻芒的笔记功能。不同于整篇的收藏,在轻芒中,你可以对每一篇阅读的文章标注笔记,甚至可以看到其他人在这篇文章中的笔记,王俊煜还提出一个设想,就是让用户阅读一篇文章时可以看到其他人在这篇文章上的行为,包括停留、标注等,这样通过用户行为更能体现文章内部的价值。

  这样的理念其实是一种“记忆外包”。记忆的外包其实早在纸张产生时就已经出现。在纸张出现前,人们知识的留存主要通过语言进行传递,人体就是知识的储存器,而随着文字和纸张的出现,书本成为我们释放记忆的最好方式,“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而随着网络的出现,我们几乎可以非常迅速地从网络中寻找到我们所需的内容,头脑需要负担的记忆更加少,这就是记忆外包。但问题在于电脑的量又过于巨大,很多细节我们并不是那么容易轻易找到,尤其是一些阅读过程中对内容的加工,其中的思维片段更是不可复制的。

  轻芒所做的是将网络海量的内容以兴趣为基础进行筛选和整理,在此之外,通过对用户阅读过程的储存,而将一个互联网属性的软件变成使用者自主加工过的杂志,这种方式非常类似于我们阅读传统书籍勾划的过程,将内容的重点或再加工时的感悟提取出来,在之后需要调取的时候,更有效率地找到。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理想情况的想法。当用户可以通过文章自建笔记并被所有人看到时,就难免会有广告等垃圾内容的情况发生,尤其是当轻芒针对的目标人群是高端人群,并且文章触达的又是对应的感兴趣的用户时,这一入口的广告价值将会非常大。当轻芒人群覆盖上升之后,或许这类的管理成本将大为上升,如何维系平台的调性将成为另一个问题。

  轻芒背后却是一个重重的企图心

  王俊煜将轻芒定义为一家媒体技术公司,并期待着轻芒取得做商业化的成功。在他的规划中,轻芒主要定位于面向四类用户:内容创作者、职场精英、上进青年、关心品质的年轻人,基本上乐观的估计,这四类加起来的人数大约在1.5亿左右。基于此,他认为轻芒不是说大家想象中的一个文艺、慢悠悠、小而美的产品,轻芒有着更大的企图心。

  但是尽管发现需求的缺口,这却不是一个容易抵达的目标。根据行业报告,资讯类APP前四名的渗透率超过15%,排名第一的头条甚至超过30%,但排名第五的app的占有率就已经出现断崖式下跌。整个行业的集中度已经非常之高,同时用户的路径依赖已经形成。资讯类app是一个网络效应非常强的产品,而轻芒的诸多特色功能也有赖于大量用户的涌入从而触发网络效应。

  留给轻芒的机会并不算好,但轻芒的起点也不算坏。

热门推荐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免责申明|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3 - 2017 河南青年报业网 All Rights Reserved